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子诱我喝死药】(10)【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娘子诱我喝死药】(10)【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字数:3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娘子诱我喝死药10

  金莲啐了一口:「臭不要脸,回家想你老婆去。」

  过金莲这一骂,葛七也不生气,反而贴上金莲道:「好辣的小娘子,小人就喜欢小娘子的辣味。」

  说着伸出鹹猪手就往金莲肩膀上摸。

  金莲也顾不得我,她后退两步,用胳膊挣开葛七的手,并叫道:「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葛七淫笑道:「干什么小娘子你不知道么?这么多天见不到你,想死小人了,来吧,让小人好好疼疼小娘子。」

  金莲又羞又怒,紧急时刻,她想起了我这个夫君,於是她连忙躲到我的身后,说:「相公快救我。」

  我男子汉大丈夫,看到这等小人来调戏我娘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大吼一声,上着拉住葛七道:「朗朗乾坤,你居然敢入室调戏人妻,你,你,难道眼里没有王法了吗?」

  由於情绪激动,我说完这话,感觉血液都充到了头上。

  脸也发烧起来。

  葛七见我抓着他的衣袖,大怒,用他的扇子啪啪打在我的胳膊上。

  骂道:「武矮粗,放开你的狗爪子。」

  我忍着几下疼痛没有松手,这时他突然上来一脚踢在我的胸口,登时把我踢到在地上。

  这时他身边的几个跟班也一涌而上,把我按在地上。

  我一举头,看到四五张狰狞的脸,接着是拳头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

  我顿时感到眼冒金星。

  「啊——啊——啊」

  我惨叫着,用手捂着脸。

  金莲在旁边叫道:「别打我相公,你们快住手」

  他们打了一通,停下来,我直觉得全身上下,被打得疼痛难忍。

  倒在地上,死活起不了身。

  葛七居高临下地站在我的身边骂道:「你这不知死活的矮粗,你也配跟我提王法?老子的叔叔就是在清河县衙门当差,想抓谁抓谁。王法?老子就是王法!」
  金莲连忙跑过来扶我,并对葛七道:「你们为什么下手这么狠。我相公哪里得罪你们了?」

  葛七骂道:「这短命的死鬼,哪里得罪老子?老子活了几十年也没有娶到一个像样的老婆,这个矮粗,他凭什么就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打死他活该!」
  金莲怜爱的摸着我的头问:「大郎,你伤得怎么样?痛不痛?」

  我说:「我没事,不要紧。」

  只见豆大泪珠从金莲的眼眶里滚了出来。

  看到金莲这么心疼我,我心里顿时一阵暖意。

  身上的疼痛也少了几分。

  金莲举头对葛七说:「你想怎么样?你要怎么样才放过我们?」

  葛七这时笑了,不怀好意的弯腰道:「要怎么样?只要小娘子,让小人爽一爽,小人自然不就那个了吗?」

  我一听他这样讲,一把抓住金莲道:「娘子,不要听他的。」

  金莲问我:「我们明天去告官。」

  葛七笑道:「去吧,你们到了县衙,你们去瞧瞧,老爷到底听你们的,还是听我的。」

  葛七说得没错。

  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遇到这种人找谁说理去。

  金莲说:「你,你们无耻。」

  葛七一把把金莲抱在怀里说:「别说那么多,来吧小娘子。」

  不等金莲挣所,葛七把金莲就地按在地上。

  伸手就往金莲衣裙里摸。

  金莲挣紮起来,叫道:「救命,有人强奸妇女了。」

  我忍着疼痛从地上挣紮起来,欲上去跟葛七拼命。

  葛七转头对几个跟班说:「兄弟,帮我料理这个矮粗,老子玩完让你们也爽爽。」

  话音刚落,那几个泼皮又涌过来,对我就是一顿时拳打脚踢,又一次把我打倒在地上。

  我倒在地上,听着金莲在那里「啊——啊——」

  的惨叫。

  只听葛七骂道:「还他妈的装烈女,下面的小亵裤都湿了。」

  我倒在地上,看到金莲的裙子被葛七撩了起来,白嫩的大腿也露了出来。
  金莲还在挥舞着两条白腿,做最后无用的抵抗。

  葛七火急火燎的把自己的裤子往下扒。

  眼看着强奸之势就要酿成。

  我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哭道:「不要强奸我娘子,不要强奸我娘子。」

  只见葛七,已经将裤子褪到膝盖。

  巨大的阳具也跳了出来。

  他双手按住金莲的胳膊,把身子扑向了她凹凸有致的胸部。

  那是我的娘子,我都没有舍得怎么使用,而今天却被这个无赖以如此粗陋的方式占用。

  我努力从地上撑起来忍着时不时的拳脚,对葛七骂道:「你这个畜生,你忘了我的弟弟武松吗?」

  我这样一吼,只见葛七眉头一震,连几个跟班的下手到我头上的力道也轻了许多。

  我说:「我弟武松要回来,知道,你今天干的伤天害理的事,他会跟你们没完的,他们打死你们的。」

  我这样一说,果真起了作用,葛七停止了侵犯的举动,那几个跟班也朝我后退几步。

  我见起到了作用,於是趁势说道:「你们还记得小时候武松跟你打架的事吗?他一拳能把你们家院墙打个大窟窿,他用头能把树都撞歪。你们都是不是他的对手。你们打得过我,你们难道也打得过他吗?我弟最近就要回来了,你们不怕死吗?」

  我这一说,那几个跟班有几份怕了,对楞在那里的葛七说:「七哥,怎么办?」
  葛七在这个关头,进退两难,他咬了咬牙,居然把屁股撞上了金莲的阴部,只听金莲「啊——」一声娇呼。

  我头皮直发麻,难道这个无赖居然不怕我说的话,居然插进去了?这时只见葛七动了动屁股,然后从金莲身上退了下来。

  他骂道:「真他妈的晦气,让你说得老子下面都软了。」

  他站起来,那软趴趴的阳具露在外面,他抖了抖想做最后的努力,但是仍然无用。

  他指着我的头道:「武大,你说话可凭良心。」

  这个无赖还有脸讲良心。

  他又指着金莲说:「你老婆还是你老婆,我可没有把你老婆怎么着,我根本插都没有插进去。我跟你可是没有什么冤仇。」

  他见我并不答话,居然惺惺作态走过来说:「大郎,我跟你没有啥过节,你说是不是,就算是我做的不对,我顶多是刚才踢了你一脚,你,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刚才还用手抓我」

  说着搂着自己的胳膊:「给我抓得老疼了你知道么,好,咱们相抵了。你,你,你要讲道理,不要乱讲,不要说什么我葛七欺负你,我可没有欺负你哟。」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的话是屁话,但我也不想再生事端。

  只见葛七对几个跟班说:「走走走。」

  其中有一个跟班说:「七哥,就就这么算啊?」

  我葛七上去就一个耳光:「操你妈的,你的拳头比武二还硬啊?」

  那跟班挨了一耳光,不敢啃声,跟着葛七出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