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拈花圣手的回忆】(01-05)【作者:怜花圣手】
【拈花圣手的回忆】(01-05)【作者:怜花圣手】
字数:11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刚开始性事的时候,总是要掰着手指数数交往过的女生,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像放电影一样,过一遍她们的容颜,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没感觉了,懒得计了。

  而至今让我印象最深的性爱,是一个日本姑娘,或者应该说是熟妇,姑且叫小鹤吧。

  那时我还在按摩店上班,由於学过中医和按摩,也学过解剖生理,加上自小对性事的着迷和专研,被我按过的女人,只要她不是太保守,想弄上床基本是十拿九稳。

  当然,日本人其实保守的还是比较多,并不像我们喜闻乐见的那么开放,尤其是新客人。

  小鹤属於不保守的,也属於老客人了,她曾经是个演员,后来自己开了个舞蹈学校,姣好的面容与苗条的身材,对我有着天然的吸引力,给她服务过几次之后,我就开始大起胆子按她的敏感部位,当然,三点之类的我是不会碰的,我只会利用皮肤牵扯,间接地挑逗。

  比如做大腿的时候,我就会告诉她推油的效果要比按摩好,说服她用油之后,在她的大腿后侧根部缓而有力地逆时针向外侧揉,这个真的是非常有效的手法,一般这种手法之下,女人的阴户都会大开,尤其是阴唇大一点的女性,很快就会被调动起来,用不出几分钟,你就能听到水声了。

  有一次送她出门,她略带娇羞而温柔地问:「我可以喜欢你吗?」

  面对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的答案自然是,当然。

  那个时候的我对性有着绝对强悍的需求,每次见面做爱都必不可少。

  第一次做爱,是她来我家,为了表示隆重,我甚至亲自下厨给她做了晚饭。
  晚饭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她就在我的床上坐着休息,(当时是地铺,没有床,房间也不大,)两人相视无语,我就上前贴近她,她也积极的回应。
  我比较重视前戏,我轻搂着她,她欲拒还迎地扭捏着,我就加力抱住她,轻吻她的耳后,闻着她的发香,蜻蜓点水般挑逗她,轻轻地哈气,她很明感,很快就开始呻吟,我顺着她的耳后根一路亲下,血管丰富的地方一般都比较敏感,我用舌头撩她粉嫩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她也更加剧烈的娇喘。

  那时是秋天,她穿的并不多,我顺势把她按倒在床,熟练地脱掉她的衣服和胸罩,用加藤老师的手法轻柔的抓着她的胸,并舔她的乳头。并一路向下,探向她的丛林深处。

  第一次做爱很顺畅,她的水很多,也很快高潮了,我也就从此迷上了她。
  印象较深有两次。

  第一次是在她家的浴缸里,我们相互偎依,也许是泡的时间久了,我出来的有点迷糊,感觉有点缺氧,就跪在地上不动了,把她吓一跳。

  我那时跟她开玩笑,我要是死了,你明天肯定上头条,标题就是东大男裸死人妻床,她娇嗔浅笑。

  那天我兴致极高,先是帮她舔到高潮,完了之后还意犹未尽,我说刚刚这个不算,只是阴蒂高潮,我想来个阴道高潮。她默许了,女人在高潮之后,再高潮是相对容易的,於是我也不用手指刺激G点,直接就用小弟弟发起冲锋。

  当时她正面仰卧,我抱着她的腿,把她的头一路从床上操到床尾悬空,她一边高穹着腰,一边抓着我的手,以免身体失衡,直至彻底无力无声无息。

  男人们做爱的时候喜欢变换姿势,因为怕射,其实你变换一下,女人的高潮也将被延迟,所以,一个姿势的反复抽插,其实是最容易高潮的。

  这个时候的我说实在的,小弟弟都有些疼了,但还是没射。

  其实我做爱并不是太喜欢射,我喜欢的是征服女人的感觉,只要把女人搞出高潮,我自己高潮不高潮并无所谓。

  在她简短的休息之后,我又吸起了她的乳头,告诉她,我要让她尝尝乳头高潮,其实我从没让女人有多乳头高潮,可那天就是特别想弄个大满贯。

  因为已经有了阴蒂和阴道高潮,我基本的心理满足已经够了,加之小弟弟也有点疼,我非常耐心地舔着她的紫葡萄,并抚摸着她的脊背,并时不时地抠她的小妹妹,她又非常配合地高潮了,我的心理有了极大的满足。

  常听说日本女人会装高潮,而且乳头高潮这种事,我之后也再无遇见,但从她的痉挛反应来看,应该不会是假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印证了我的想法。

  那天是在她的舞蹈学校,说是学校,其实也就是两间跳操房,但因为是在银座,寸土寸金,所以算是很不错了。

  学员们都走了之后,她也要走,因为我们每次做爱都要好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根本不够,但看着空旷的房间和休息室的长凳,我却不想让她走,省去了所有前戏,我直接褪下了她的底裤,把她平放在长凳上,抬起她的双腿,果断插入。
  她显得有点紧张,也有些不情愿,但我不管,缓慢用力而有节奏地抽插着,其实学过解剖生理之后我们就知道,AV里面的快速抽插只是为了艺术效果,很多时候只是精神享受,而真正的生理享受,很多时候就是要慢而有力。

  在她不出意料地又高潮了两次之后,我看看表,实在是不能再拖了之后,我们飞快的穿上衣服往车站赶。

  学校离车站并不远,一路小跑,眼看过了红绿灯就可以到车站了,她却蹲下不动了,我担心地问她怎么了,她低着头细语道:我又高潮了。

  当时我的那个小心脏呀,感觉自己就是性爱之神,太幸福了,这得怎样的机缘际会才能遇上这样的极品呢?

  於是我搀着她,略做停留之后,眼看还是不能恢复,我一抬手,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横抱着过了马路。

  之后的事情比较酸楚,她被查出是乳癌,需要激素注射治疗,治疗过程中月经停止,对男人也逐渐失去兴趣,每次做爱都要用润滑液,这实在不是我想要的性爱,她也经常让我去找别的正常姑娘,加上后来我的论文以及其它诸多问题,
  在留了她的一张照片作为纪念之后,也就逐渐地不联系了。

  如今,自分手以后已有6,7年了,可每次回想的时候,最多的总是她,你还好吗?小鹤。

                 2

  小鹤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接触日本女人,中间的几个中国姑娘先按下不表,既然开篇是日本姑娘,其实在日本这么多年,虽说摸过的姑娘成百上千,但睡过的日本姑娘并不多。索性继续把日本的说完吧。

  第二个印象深刻的姑娘其实算是我的耻辱,因为,我被甩了。呵呵。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换了一家按摩店,是女客人特别多的那种,所以,只要我愿意,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和手法,想推胸推屁股,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而且这个时候的我,刚升博士,研究任务轻,小鹤之时因为论文而低迷的情绪又开始高涨了。

  第二个姑娘暂时叫小宫吧,在日本的一家大银行上班,会法语和英语,可能也没想到在按摩店里能遇上名牌大学的博士生吧,她对我自然高看了一眼,聊起来也很投缘。

  但小宫是暗骚型,以至於好几次之后,我都不敢贸然採取行动。

  现实故事的发展总是比小说的情节设计更为令人振奋,有一天,也不知道怎么发的神经,在得到她的允许给她臀部推油之后,我直接就把她的底裤褪到大腿根部,漏出浑圆雪白而有弹性的蒙古包。

  小宫要比小鹤年轻,眼神也特别妩媚动人,我一直苦於她的冷淡反应,不敢下手。而褪下底裤之后,她居然没有抗拒,我心中暗喜,使出浑身解数,用肘部推起她的屁股来。

  按摩,尤其是推油,很讲究接触面,臀腰这种部位,一般接触面大的话,会有很好的舒适感和安心感,我犹如打太极般地在她的腰臀之间戏耍,而她继续不做反应。

  於是我又大着胆子用拇指分推她的臀沟,大山谷之间的沟壑远比小山峰之间的更加深邃诱人,我轻轻地从臀沟处把她的浑圆往外拨弄,带着草丛的小溪也随即映入眼帘,我的心跳也骤然加快,皱褶下隐藏的深渊让我口乾舌燥。正当我想拨开云雾的时候,她却突然起身,喝止住了我。

  她原本是赤裸上身趴着的,如今起身往后回头阻止我,胸部自然一览无余。
  她的胸很小,典型的飞机场,而我其实对女人的胸部大小并不怎么关注,我注意到的是她饱满而粉红的乳头。

  而此时的我,其实早已被内心的紧张吓出一身冷汗,因为我们店是正规的放松按摩,如果被顾客投诉猥亵,那到时候真是名声尽毁。所以我立即给她拉上底裤,并向她道歉,而她也没再说什么,又趴下了。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她那一起身,其实是故意让我看她乳头的,目的就是为了挑逗我,当她那天晚上告诉我的时候,我恨不得把她操晕在床,看把哥吓得。
  按摩结束之后,我因做贼心虚,就怕她投诉,一路送她下楼,走出玄关之后,她却突然问我,你晚上几点下班,我说11点,她说那你下班之后要不要一起喝茶?

  我心里的草泥马瞬间奔腾,但口中则轻松的说,恩,好,并留了电话。
  也是机缘巧合,那天10点半之后就没再有客人,同事们都提早下班了,我则磨磨蹭蹭等到大家都走了以后,给她

  打电话,让她到店里来喝茶。

  那时楼主真的还不能算是老司机,根本就没考虑过开房这事,心想这么多按摩床不用多浪费,哪里想到什么氛围,感觉之类。

  不过她也算不讲究,来了以后也没抱怨什么,看着她新换的齐B小短裙,我连给她倒茶的虚伪都省了,直接把她拉到按摩床上,并让她坐下,我自己则站在床边,扶着她的双肩,看着她。

  她低头抬眼,故作天真地问我,你想干嘛?

  我说,白天没按好,我再帮你按按。

  糊弄着捏了两下肩膀,便划手到她的背上解胸罩了。

  她换了一身红内衣,我对红色不是太感冒,可我还是假装激动地说,哇,红色,并撩起她的裙摆扯下她的底裤,上下其手起来。

  她也彻底收起她的冷淡,一脸狐媚,妖媚的眼神让我看到了只有AV上才有的情境,我虎躯一震,差点精关失守。

  说真的,那个暂态,哪怕她真是狐狸精,我也愿意为她去死。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关键在於美人必须柔情,或者温情,所以女人对付男人最忌讳的莫过於强硬。而风情万种的女人,纵使她千般劣迹,也有男人源源不断地为其赴汤蹈火。
  由於事出突然,我也忘记买套,当然也懒得买套,数百回合之后,由於实在受不了她的风骚和妖媚,我就败下阵来。

  性爱之中,女人的表情和叫声是致命的,如果表情够销魂,呻吟也到位,足以让一些小鲜肉秒射;这也是为什么小姐们没事喜欢叫和装兴奋的原因。

  一样是受不了她的风骚和妖媚,在稍作休息之后,小弟弟再次斗志昂扬地进入她的身体,并一举把她推向高潮。

  楼主真是傻逼,完事之后就送她下楼了,她住的地方离我们店并不远,可我却因为怕万一走了一楼大门被关没有门禁卡不敢远送,然后她就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她当时走得是那么地多情与温婉,以致於我以为她已经迷上我了,而正当我意气风发地觉得搞到了金融系骚女的时候,我却发现跟她发短信她不怎么回复。
  问她的时候,她却说她很忙,没时间天天卿卿我我,那时的我也真是够纯情,居然把这段感情当真了,然后,再几次礼貌地拒绝之后,我们就再没有然后了。
  我只是人家的性爱对象而已,而我却硬把人家当成了女朋友。呵呵。

  不过,小宫,你知道吗?我至今忘不了你在呻吟中那迷离的眼神……

                 3

  在小宫这里受挫之后,我难免有些郁闷,不过与小宫同时期跟我暧昧的,还有一个阳光的姑娘,也使得我郁闷之情得以排解。

  这个阳光的姑娘姑且就叫小乔吧,小乔的身材娇小,眼睛很大,皮肤很白,要说肤如凝脂也不为过,而且由於性子慢,说话也慢,光看她说话就会觉得身心宁静,不自觉地放下自己的节奏,而且她还特别爱笑,如果要说瓷娃娃的话,她比福原爱至少强百倍。

  而当时之所以先选了小宫而没有选小乔,我觉得主要还是色迷心窍,小宫的魅惑比小乔的纯洁对当时的我更有吸引力。

  小乔是个小学老师,非常喜欢做按摩,业余时间甚至去泰国学泰式按摩。
  在做足底的时候,因为是面对面,小乔总会问我很多问题,我也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不过日本人的按摩潜质和悟性真的是不高,不是小乔不高,而是普遍不高,所以我哪怕教一些非常基本的东西和技巧,她都会非常高兴,然后一年崇拜地看着我说,你好厉害呀。

  其实很多时候日本女人都会很夸张地讚美你,用夸张的表情和语调跟你「哇——,好厉害呀!」之类。但我知道小乔不是。

  小乔喜欢推油,日本的推油一般都是女技师,当她知道可以指名让我帮她推以后,就羞涩地预约了时间让我帮她做。

  很快预约的日子就到了,那天她穿着一袭白裙,束起来的披肩发掩映着雪白的脖颈,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可爱动人。在我进入房间的时候,她已经趴好了,盖着毛巾被。

  我拉上门,来到按摩床前,说了声失礼了,便自上而下揭开毛巾被并褪到她的臀部,而揭开的刹那我就不淡定了,她的皮肤实在是太白了,不仅白,而且嫩,更重要的是没有半点瑕疵,我不禁咽了口唾沫。

  但作为专业按摩师的素养让我很快平静下来,由於知道她想学按摩,我就边做边教,我清楚的记得我教她推前臂的时候,用的是拧毛巾法,我拧她左手的时候她好奇地抬起头来看,我教完她要点后她就又趴下了。

  守着这么一片雪白,说实在的,我当时的内心并不能太过淡定,以至於右手没帮她做拧毛巾法,於是她又一次抬头,歪着脑袋认真地说:恩?为什么左手做了,右手不做?

  我哑然失笑,说,哦,你还想要呀,那就做。

  由於小乔实在是太过纯洁,我也没怎么动过占她便宜的心思,那次按摩很自然地结束了。

  后来我们约了去赏樱花,地点选的九段桥。

  九段桥是东京着名的赏樱景点,河岸两边的樱花树高大而舒展地倚向河中,樱花满开时节,大片的粉红和绿草蓝天勾勒出如画的风景,游人们在河里轻舟小浆,恣意徜徉,光想着就极为惬意。

  我们约在车站见面,小乔特意做了心形便当,她那天穿着花格裙子,俨然像个花季少女,开心的笑容让人忘记了所有忧愁。

  吃完她亲手做的便当,我们租了船,在河里漫无边际地游荡,我一直不怎么喜欢旅游,因为我觉得去哪里说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和谁在一起,人才是第一位的,孤家寡人地即使去了九寨沟黄山,我也很难想像会有多么愉悦。

  我们天南海北地聊着,那时iphone已开始流行,我们用iphone拍了很多视频,至今看来都觉得惬意。

  赏樱之后去了她家,她家里很大,估计得占地千平以上,在东京也算大户了,除了一条狗,家里人都不在。

  我暗想,真是天助我也,呵呵,现在想来,要不是家人不在,她也不会让我去吧。

  鉴於小乔的乖巧,我对她也不如对小宫般粗鲁,上床的时候,我温柔地搂着她,让她靠在我怀里,低头吻她的唇,她也扶着我的脖子回应着。

  小乔的吻技一般,但舌头和嘴唇极为柔软,至今想来仍是回味无穷,我慢慢地顺势抚摸她的小腹,并逐渐上攻。她的胸不大,也就比小宫大一些,乳头也不如小宫的饱满,但很粉嫩,看着就忍不住想亲的那种。

  慢慢地我就把她的花裙子和内衣裤悉数退去,她则娇羞地捂着胸口看着我,当时我感觉就像在欣赏一幅画,而忘记了要做爱。而当我要进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的小妹妹早已洪水滔天,一点不亚于小宫,只是她的脸看起来太纯,而且眼神也比小宫阳光,很难把她往那方面去想。

  我受不了她纯真的眼神,这真心让人疲软,便让她趴下,然后抬起她的屁股,採取后入。由於润滑度极高,虽然她的小穴很紧,但还是很容易进去了,小弟弟瞬间有一种被紧裹束缚的感觉,温滑紧湿,爽到极致。

  进入之后,我把她两手背起来叠放在她的臀上,骑马般冲撞起来,但我还是很轻柔,或者不能说冲撞,而是前后动作。跟太纯情的女生做爱,心理总是有种爱惜的感觉,不敢粗暴。

  慢慢地她的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促,我想我可以加大力度了,便放下她的腰,让她趴下,我继续保持后入,而坐在她的臀后大腿上,身子前屈,两手抓住她的两团白兔,再次动作起来,直至她全身痉挛而至平息不动。

  完事之后,我例外地没有再次发起冲锋,而是继续保持在她体内,并趴在她身上,闻着她的发香休息。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阳光从窗前照进,我起身看着眼下娇美温柔的白玉,感觉是一种梦境,仿佛童话里才有的故事却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她就是那个白雪公主,她真的是太纯洁了。

  由於事业上发展的考虑,如今回上海已经两年多了,而和小乔至今还保持联系,和她的故事还将继续……

                 4

  今天要说的人物比较特殊,是一个性工作者,我们就叫她小丽吧。

  其实小丽是我开启为女性推油模式的里程碑式的人物,这个时候的我刚来日本不久,而且我一直都在正规的按摩店打工,从没想过可以让女性全身赤裸地趴着让自己随心所欲,而且还得给我们付钱。

  当然,随心所欲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必须很懂,至少相对客人你必须很懂。
  不然你想这么按的时候她可能就想那样按,你想按这里的时候她却想按那里,这个时候你必须用不容置疑的口吻,以及专业的表述让对方对你言听计从。
  遇上小丽的时候,我已经在很多客人身上有过很多历练了,但最多也就丰丰胸,揉揉乳房,连乳头也很少碰,更不用说神秘地带了。

  小丽那天来的很晚,是最后一个客人,刚好轮到我的牌,我当时看她的时候,只觉得丰乳肥臀,妖娆迷人,整一个丰腴人妻的魅惑。

  由於当时店里已经没有别人,我的言语也很大胆,我下意识地想褪下她的底裤,帮她做臀腿,甚至阴户。

  由於腰臀腿是一体的,而腰是最常见的疲劳部位,而且不属於敏感区,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把重点引到了腰上,以显我正人君子的风范。

  然后我再告诉她,腰部的放松最好是臀腿一起做,因为有块非常重要的肌肉,叫做髂腰肌,是从腰椎通过骨盆连接大腿的,所以腰部的放松,哪怕是只做大腿,也是有效果的。

  於是,我们的重点就改到了大腿。然后我就再告诉她,由於她比较丰满,需要用大力,不然力气很难到达肌肉,而大力容易疼,所以最好是用大接触面的做法,比如肘和手掌的推油。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放肆,只是把她的底裤往下褪到大腿中部,然后使出浑身解数让她感到了满意,然后我就建议她褪到膝盖,最后到脚踝,直至全部脱掉,因为我告诉她,只有两腿分开没有束缚,大腿内侧的肌肉才能方便放松。
  於是我就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她的肥鲍。而当我用掌揉法牵拉她的蝴蝶时,却意外的没有听到应有的水声。

  我心中诧异,但我有的是耐性。於是我再一次分开她的两腿,跪到她的两腿之间,我决定双管齐下,同时分推。

  而这个时候,令人激动地场面就生灵活现地展示我的眼前,蝴蝶轻柔地展翅,仙人洞一张一合,我尽量的放下节奏,而把重点落到力度上,有力而舒缓地牵扯着蝴蝶魅人的翅膀,并时不时地靠近仙人洞跟她交流,问问力度的同时,在洞口施放我的气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水到则渠成,於是乎,不知不觉间,洞口传来了溪水声,先是若水滴石,再后来是汩汩细流,而后是大雨倾盆,洪水氾滥。

  我问她,「洞口要不要也做做?」

  她大叫一声「啊!?你要干什么呢?」

  我心中一惊,却马上镇定下来:「没事,我就问你要不要做做两腿之间的肌肉。」

  她又放低声音道:「好。」

  於是我又施展我的加藤神功,把她阴户周围的几大要穴一一点上,由於阴户周边比较敏感,而且一般女性肉少,很难做的舒服,但是丰腴的她则不同,异常好做,不一会儿我就发现她想开始扭动腰肢,加紧双腿,我知道她已经动情了,而且无可救药了,於是我果断而舒缓用我的金手指进入,使出九浅一深,而后翻江倒海,她不出意料地高潮了,就在按摩床上。

  由於足够的前戏和按摩店特殊的氛围,她的高潮很大,全身缩作一团,从趴着变成侧身,并不断痉挛,而我,看着自己的傑作,心中则是无比满足。

  而让我惊讶的是,这个时候,她居然嘤嘤哭了起来,并慢慢起身,看着我说:「谢谢你。」

  我一下懵逼,我说,「怎么了?」

  她说:「其实我是个小姐。」

  我故作镇定:「然后呢?」

  她说由於长时间的接客,她已经失去了分泌功能,基本不能湿润了,接客都要用润滑液,跟她男朋友也不行,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完了,彻底性冷淡了,但没想到今天不仅湿了,而且还能有这么大的高潮。

  哈哈,我心理的小骄傲啊,瞬间感觉自己可以上天了。

  再后来,她意犹未竟地说要去开房,她想再重温一下久违的高潮感觉,我说我没带钱包,她说没事,她来付钱。

  於是,於是,於是乎,我跟小姐睡了,而付钱的是小姐。

  其实哪怕是小姐,我也是愿意付房费的,但我真的没带钱包,於是我只能竭尽所能地让她满足。

  於是我们从午夜战到东方既白,她又高潮四次,我也射了两次,临近中午退房的时候,我先走的,我没有提留电话,她也没说,我想,那就把这份美好留在
                心里吧

  如今,小丽的脸我已经毫无印象,我只记得她的丰腴的身材而激烈的痉挛,偶尔,向朋友们吹嘘下我治疗性冷淡的功力……

  灵与肉,其实是相通的,不论男女。

  5。1

  之前写了几个日本姑娘,感觉大家对按摩挺有兴趣,从这一节开始,我顺带介绍一些简单的按摩基础知识。

  S与我是同学,身体柔弱,打扮非常朴素,乍一看,不能算美女,但非常耐看,尤其是她的大眼睛,嫺静里透着忧伤,天生一副黛玉忧愁气质。

  当然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她的打扮都是低调的奢华,随便一件外套都是上万人民币。不管怎么说,误打误撞,我也就想撩她一下。

  当时的S其实有男朋友,但因为两地分居,经常吵架,也就便宜了我。
  由於身边人都知道我会按摩,S自然也不例外,我听说她腰不好,就主动说要帮她按腰,也就顺理成章去了她家。

  由於大家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开始我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按着,她也确实是腰累着了。

  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空气中的荷尔蒙总要催人做点什么,我自然不能例外。
  於是我提议帮她顶腰,也就是她先坐着,然后我蹲在她后面,用膝盖顶住她的腰把她拖起来。这个动作对腰部拉伸效果极好,但同时也非常暧昧,S的玲珑曲线,尤其是双峰就傲然挺立在我眼前,我不自主地咽下口水,但还是不敢造次。
  於是我就缓缓把她放下,让她躺在我身上。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顺势躺我身上了,没有起来的意思,我就是再保守,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一把搂住她,把她按在身下,亲吻起来。

  她羞涩地回应着,动作有点笨拙,显然是个新手,其实我早就该知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心中大喜,便侵上她的耳垂,用舌头进攻她的耳朵周边,(耳朵是很多女人的敏感部位,但很多时候左右耳并不一样,需要试验,亲吻耳部要注意保持乾燥,一般不要湿吻)顺着脖子往下,然后是锁骨,并更加大胆地抚摸她的双峰(女人的乳房很多时候并不敏感,越大越钝感,甚至没有感觉,更多是心理上的刺激,敏感的是乳头,诸君切记),很快她就意乱情迷,闭眼呻吟起来,她的双峰不大不小,恰到好处地被我掌握。

  我就腾出右手,向下撩起她的裙摆,往隐秘处探去,刚到丛林边,她就屈起腿来,并用手挡住我,我知道这是女人的半推半就,自然不能由她,就拨开迷障,径入桃花深处,这里早已暗潮涌动,溪水横流。

  鉴於她的保守,我倒不想单刀直入,而是使出加藤指法,按揉她蜜穴周边的六大敏感点,(六大敏感点因人而异,对高潮强度有奇效,但太瘦的效果不好,切忌)S的小穴属於馒头穴,按起来格外有肉,自然效果奇佳。

  S慢慢渐入佳境,双腿更加并拢卷曲起来,时而还挺腰迎合,我就不再等候,捣入黄龙。

  S抿着嘴唇轻哼一声,我心中暗爽,我就是喜欢这种保守型的风骚。

  於是不紧不慢地使出九浅一深指法,刺激她的G点,(其实G点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区域,位於阴道前三分之一处,一般距离阴道口就5cm左右,所以很多担心自己兄弟短,不能满足伴侣的小夥伴们,完全不必担心,长短不是问题,真要排个次重点,首要便是硬度,然后是持久度,再是粗度,最后才是长度。硬度决定你可以进去,也降低了敏感度,也就有助於持久度,而粗度可以扩充阴道,间接刺激阴蒂,给女性以填充感,所谓顶到子宫,也就是一种心理满足吧,当然,阴道深处也有敏感点,这个我们按下不表。)

  由於S身体较弱,我的指法也不敢太多激烈,只是不紧不慢地进出,动作片里的很多都是骗人的。没过多久,S的身体就抽搐起来,也许是S的体质太弱,她的高潮来得并不激烈,而且很短暂,我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勉强,有些女性天生不能高潮,於是让她稍作休息,我就提枪上马,正式进入她的身体,动作起来。
  S的穴中滚烫湿润,也很紧实,我心中大喜。但对於害羞靦腆的女人,我喜欢开发她们的淫荡,我拿着穿衣镜放在床尾,并剥光她的衣服,让她跪在床上,看着镜中的自己,并把屁股对着我,我则后入后抓着她的双峰,双手往后,腰部往前动作起来,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之一,具有极强的冲击力和心理满足感。
  让我意外的是,完事之后的S眼中却多了一份落寞,我知道她的心理道德坎还是没过去,虽然她和男友吵闹,但毕竟没有分手,这种事情多说无益,我就抱着她,用肌肤与她缠绵对话,安慰她的情绪。

  5。2

  S与我一夜缠绵之后,便不怎么联系了,我知道她心理还有那个坎需要时间,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对S也没抱多少长久恩爱的希望,更多只是过过炮瘾而已。
  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却令我大感意外,由於濒临毕业,我的成绩也不好,也就再也不能随处滥情了,很多时间都花在学校,这样我跟S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起来,我又按捺不住地去了她家,我知道她是喜欢我去的,只是比较靦腆,不敢表达。

  高学历的女人往往都很有意思,穿上衣服是女神,莺声燕语,悦耳婉转,脱了衣服就是女狼,汙言秽语,信口就来。

  S就是这方面的典型,加上我的蓄意调教,S的尺度也越来越大,再后来更主动要求我在进入她的时候说髒话。

  所谓日久生情,由於我跟S的性生活非常合拍,S对我也就愈加迷恋,每次我洗完澡出来摸她的时候,她都是早已春水氾滥,随时待操。这对男女情爱来说,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肯定。我对S也越发怜惜起来,每次做爱都想细心到极致。
  比如每次开战前都弄好她的头发,以免压着她,套套要拆开放在床头柜上,方便随时戴上,因为有时候你在找套的时候,女人已经乾了。

  每次给她口之前,都好好地刮鬍子,生怕让她紮着不舒服,舔她的时候尽量嘴巴不对着她的蜜穴,因为有时候这种气息女人会不舒服。

  S也自然感受到我对她的细緻,我们之间的激情越加喷发,以至於终於有一天,我们把床给干塌了。

  当然,床塌了有塌的好处,因为转战地上的时候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了。
  做得多了,我就忍不住想把自己和她男友进行比较,我就问她我俩谁厉害,她说我厉害,我再问我俩谁的粗,她却不回答我,我知道这是她的底线,她在这方面的坎还是没完全过去,可我不想放过她,终於在一起把她插得死去火来的时候撬开了她的口。

  那天我们用的是传统的男上女下,我架起她的双腿抓着她的手,在她接近高潮的时候故意放慢节拍,一下一下的啪她,她依然不肯松口,然后我就加大马力,快速推进,终於她在啊啊声中交代了,我比他男友的大。哈哈……

  其实我的就普通而已,不能算大,但我就想听她说,这就是我的小作吧。
  再后来,她开始不想让我戴套了,我也很犹豫,因为我怕万一喜当爹就麻烦了。她毕竟还没分手呢,可女人求着你不戴套的时候,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控制住吧,於是我就由她,内射了,心想,真怀了我就娶她。

  有了一次,就有二次,三次,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不戴套的日子也越来越多,她说她想感受我的温度,如果万一怀了,她就生,哪怕我不跟她结婚。

  我瞬间就被感动的不行,这样的女人不娶,还娶什么样的女人呢,当晚又是干到天昏地暗,不省人事。

  而S一直没怀,后来才知道,她的卵子有些问题,发育不成熟,要不然,估计我的孩子现在都可以打酱油了。

  S后来久治不愈,就主动要和我分手,因为她觉得婚姻和恋爱就隔着生育,如果不能生育,就不要结婚,而她愿意作用永远的情人,我思前想后,也只能同意,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没有结婚,想来也是惆怅,那种不戴套疯狂操的时光,真是让人怀念。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