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戴安娜】【作者:anythingyouwant】
【戴安娜】【作者:anythingyouwant】
字数:80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她是谁,你认识吗?」我询问我的朋友和室友乔治。我的眼睛被站在食堂门口的金发女子牢牢的吸引住了。她很漂亮,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但她的身材完美无缺,曲线婀娜,显然经常运动。三个星期前我才从老家的社区学院转到这所正规大学,以完成为期两年的职业培训。我没有稳定的女友,但乔治知道我喜欢看美女。那是每个男人都在做的事情。

  「喔,凯文老伙计,你得离她远一点,」乔治回答,「她是个麻烦。」
  「为什么?你是什么意思?」我问道,有些困惑。

  「好吧,她叫戴安娜,曲棍球队的队长。没错,她的长相很棒,但是她的名声很坏。」乔治皱着眉头故作神秘的说,看上去就像八卦杂志的专栏作家。
  「有什么坏名声?」我追问道。乔治知道他已经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现在停下来不说已经来不及了,因此我们找了个桌子坐下来吃东西,继续我们的谈话。「我认识好几个她的前男友,据他们说,她要求所有跟她交往的男人都必须吃她的下面。」乔治眉飞色舞的说。

  我感到谈话在向一个愚蠢的方向发展。「那么她喜欢口交,有什么大不了的?都什么年代了,几乎所有的情侣都愿意为他们的另一半做那种事。」我对乔治说。
  「不不不,你不明白。她跟其他正常人不一样,她喜欢用大腿用力挤压你的脑袋,非常用力,据说那劲头足够碾开核桃。」乔治做了个开核桃的手势,「她的绰号叫『碎颅』戴安娜。明白了吗?她已经名声在外,我认为她无法交到更多的男朋友了。」

  小乔治不知道在那一刻我一点没有产生对戴安娜的反感,相反,我很好奇,也很兴奋。我是一个喜欢被女孩控制的人,但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大多数人只是觉得我有些举止古怪,因为我不曾拒绝过任何女孩的要求,哪怕她是学校里最不受欢迎的女子。乔治的话让我硬了起来。我想跟戴安娜搭讪,我希望她能屈尊跟我说上几句话,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耐心等待,直到我和乔治都吃完午餐——戴安娜也只剩下最后几根薯条。乔治急着赶去上课,我却故意拖拖拉拉,独自留在了食堂。我在等待戴安娜,等待她收拾好餐盘,等待她站起来离开。

  在我追随她的脚步离开食堂的时侯,我意识到了乔治所言非虚。我身高5英尺8英寸,平均体重,没有运动员的雄姿,也不是太臃肿。戴安娜则不同,她的身体简直棒极了。她身高5英尺10英寸,看上去大概有150磅,手和腿上全是肌肉,屁股紧得看上去几乎不像是真的。

  「嗨,」我说,迈开大步赶上她的步伐,「我叫凯文,凯文·克伦威尔。我才来这个学校没多久。」戴安娜头也不动的瞟了我一眼,走路的节奏和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改变。

  「嗯?」她哼了一声。

  我咽下一口口水,她当然不会那么容易上钩。「呃,好吧,我得承认刚才吃午餐的时候我一直在远处偷看你,呃……我的意思是,我很仰慕你。呃,如果我想请你星期五出去吃顿晚饭,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她的回答很干脆,几乎苛刻。「你刚才坐在乔治·史密斯旁边,是不是?我猜你就是他的新室友。我讨厌他,也讨厌他的朋友。」

  我感到异常羞辱和窘迫。「哦,乔治,是的,他很喜欢说别人的闲话,我很抱歉。但是我没有选他做室友,都是学校指派的!」

  她继续行走,但没有叫我滚开。她继续问,「他没有跟你说过有关我的『名声』和『绰号』的事吗?既然知道了你怎么还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她没说错,她的双腿比我长,要跟上她的话,我确实得颠着屁股快步行走。现在是关键点,如果错过,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通向她身边的大门马上就要关闭,因此我决定直冲进去。

  「事实上,他确实跟我说过你的绰号,也告诉了我它的具体含义。但那正是我到这儿的原因。」戴安娜停了下来,怀疑的看着我。

  「哦,真的吗?为什么?如果你想耍我,不要试了,你的朋友上学期已经玩过了。」她的眼睛并没有看着我的脸,而是利用她的身高优势看着我的头发,仿佛对我不屑一顾。

  「上学期我还没有来这个学校,我的『朋友』们也不知道我正在跟你说话,除非他们正好路过。」我压低声音,「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们在一起会过得很愉快,我愿意遵守你的规则,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惹你不高兴。」一直以来我都对自己在音乐上的天赋很有信心,我的吉他弹得很好,我相信她会为我感到骄傲。
  戴安娜盯着我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吧好吧,我可以跟你去吃晚餐。但那并不是说我对你有意思,我得仔细考察一下才能决定能否接受你。事先警告,如果我们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你最好兑现你的承诺,你必须遵守我的规则,并且绝对不可以让我不高兴,否则别怪我弄死你。」说话的时候,她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她的宿舍房间号码,递给我。「星期五晚上7点准时来接我。不要迟到,我来决定去哪里。」

  我脸上的兴奋和喜悦之情一定非常明显,因为戴安娜的表情明显软化,她补充说:「我很高兴能跟一个有『特殊癖好』的人出去约会,这座学校真的非常保守,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不,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我发誓,我会遵守你的规则,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急切的辩解,但立刻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傻了,我现在就像个还没有开始加码就把自己的底牌全部亮给了对手的赌徒。

  「好吧,我们会知道的,再见。」戴安娜朝我嫣然一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我一直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星期五夜

  经过三天仿佛永无休止的等待,星期五终于来到。这些天我去找过戴安娜几次,但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更别说跟我说话。晚上七点,我准时敲响了她宿舍的大门。我尽全力克制自己,尽量不要敲得太大声,以免惊扰戴安娜爱八卦的邻居,引起围观。她亲自开门。高年级的学生可以住单间,只要他们愿意,而我作为一个转学生和初来乍到者不得不跟别人合住。戴安娜看上去像往常一样美,但很明显并没有对约会太上心。她没有化妆,不过她也并不需要;她穿着一件紧身牛仔裤,似乎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清洗,一件学校发的运动衫,和一双黑色短靴。
  「嗨」,这是她对我说的唯一一句问候语,「进来。」我闪身走了进去,但戴安娜没有关门。「你有车吗?」

  「呃,有。」我告诉她,在社区大学的两年来我一直省吃俭用,本不该买车,但我也有两份在城里的兼职工作,如果没车根本不可能胜任。

  戴安娜点了点头,「很好,既然你有车那么我们就去Phoenicia餐厅。食物挺不错,气氛也很好,钥匙给我,跟上。」她挥挥手将我推向一边,自己走出大门,有些不耐烦的朝我点了点头,催促我赶快出来,好让她锁门。
  晚餐吃得很愉快。戴安娜很健谈,我们一直没有冷场,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话题,气氛始终活跃。但有一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话题她始终没有谈起。
  晚餐结束,戴安娜说她想去看一场午夜场电影,在我点头同意之前,她便拉着我的手朝电影院走去。我不敢抗议,实际上,我也不想抗议,因为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她越来越像我所期待的梦中情人。她选择了最新的惊悚片,但我更想看科幻或者动作片,不过就像刚才一样,我没有发言权。回到她宿舍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我送她到了宿舍门口,告别之前,戴安娜转过身对我说:「凯文,今天晚上我很高兴,」刚说完,她便冷不丁的用两只手把我的头拉向她的脸,给了我一个晚安之吻。她的嘴唇很柔软,但她的臂力相当的大,足以完全控制住我的脑袋,让亲吻按照她的好恶进行。「下周五,相同时间,凯文,不要迟到。」她转过身准备关门,「噢,顺便说一下,做一个绅士。」

  她没有具体说明,但我知道她的意思。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跟她约会的事,我当然不会到处乱说。今天晚上简直棒极了,每一件事都称心如意。我不会告诉别人。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戴安娜一直没有给机会让我跟她见面,虽然我们偶遇了几次,但她只是冲我微微一笑,然后就迅速走开。

  等待周五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当那个时刻终于到来,我就像精密的手表一般,在7点整准时来到戴安娜的宿舍门口。令我有些失望的是,戴安娜穿得跟上周一模一样。但那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她愿意花时间跟我在一起。像上次一样,戴安娜没有谈起与性有关的话题,我们只是在聊着家常闲话。我猜她是想用一段时间来考验我。但是,说晚安的时候,戴安娜抓住了我后脑勺的头发,用力推着我紧紧的贴着她的脸,我们亲吻了很长时间,我试图搂住她,抚摸她的身体,但她立刻用强有力的手将我的手腕扭到了我的背后。她不喜欢男人采取主动,她习惯于把一切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下周五,相同时间,体育场。」她说,把我一把推开,回过头砰的关上大门。

  整整7天我就像进入了时光隧道,周末似乎永远不会到来。但随着时间临近,我却产生了一点点恐慌,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戴安娜看上去跟我很般配,我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和爱好。我们可以说上一整夜,但有关性的话题却总是像一抹浓重的阴影消失在彼此之间,从未提起。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戴安娜到底怎么想。在学校里,我们偶尔能够看到对方,但她根本不理我,这一周来她甚至连一个微笑也不肯赏赐给我。戴安娜显然是个孤家寡人,因为她总是一个人出现,从未有女朋友陪伴在身边。那样也好,我们约会的事也没人知道。
  第三次约会终于到了,还是戴安娜开车,这次我们就近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吃晚饭。这一次,戴安娜终于谈起了我一直在期待的私人话题。

  「凯文,」她把点菜单递给服务员后开始说话,「我很喜欢跟你在一起,比起你身边那群狐朋狗友,你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绅士。」看来乔治真的让她很生气。「我想花更多时间跟你在一起,我们的关系应该更亲密。」她笑了。

  我紧张的挤出一个笑容,我相信现在我看起来一定蠢透了。「我也一样。也许我们可以从今天晚上开始?」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戴安娜回答,「不过首先我需要你对我坦诚。说说你自己吧,告诉我你的幻想,是什么促使你跟我交往?」

  刚开始我犹豫了。我更擅长行动,而不是口头表达。最后,我鼓起了勇气,「好吧,很难一两句话就说清楚。我一直幻想在床上的时候让女人占主导地位。说实话,我说不清楚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以及从何时开始,但自从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幻想被身边的漂亮女人支配。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其了解得也不深入。最后是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了有关女性支配的网页,我很快就被她们迷住了。」

  戴安娜只是点着头,看着我,示意我继续。「继续说,凯文,告诉我你幻想世界里的一切。在那里你一般在做什么,你的梦中情人又在做什么?如果我们要继续,你必须对我绝对信任,把你完全暴露给我。我已经上过几次不靠谱的家伙的当,他们都说得天花乱坠,但最终目的只是把鸡巴钻进我的裤子,我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所以你必须详细说出你的幻想,不要有一点遗漏,好让我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她用刀锋一般的眼神盯着我,仿佛看穿了我的灵魂,我不得不对她和盘托出。所以我告诉了她我全部的幻想,我希望被女人支配,被她们奴役,被她们狠狠的惩罚。我对她说,我从未亲身体验,但从网上和杂志上看她们很令人兴奋。我说话的同时她一直在点头,最后开始说话。

  「好吧,凯文,你听到的关于我的传言大多数是真的,我是一个喜欢支配男人的女人,尤其是在床上,我喜欢完全彻底的征服。我要的是一个对我唯命是从的情人,否则宁可打一辈子光棍。你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接受那种……生活吗?」
  「自从我听到你的绰号那天起我就完全明白了。那正是,呃,我跟你搭讪的原因,我一直幻想着能在你这里梦想成真。」我回答。

  「我知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会完全遵守我的规则,但有很多人对我说过相同的话,他们根本不理解自己说的话的真正含义。看,我相信你的话发自真心,但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实和幻想是截然不同的事。比如说,如果你真的想跟我继续发展,你就得放下以前跟别的女孩在一起时那种主动和盛气凌人,跟我在一起你将经历的是与传统完全不一样的关系,你对此有所准备吗?」

  「你说的很对,」我回答,「但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所谓『传统』的关系是怎样的,我是说……因为我这些年来一直要兼职赚学费,工作实在太忙,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进过我的卧室。」我低下头,为自己还是处男很不好意思。

  戴安娜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是一个处男,同时也是个小M?」
  「呃,没错,」我有些慌张的说,「我……我惹你不高兴了吗?我很抱歉。」
  「不,」戴安娜朗声回答,「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大学生肯当着女人的面承认他是处男,我相信你。」她的眼睛闪着光,「没关系,我不介意,事实上,我以为也许处男更好调教。」她对我眨了眨眼睛。

  之后我们岔开了话题,服务员拿着食物回来了。吃完晚餐后,我们离开餐厅。戴安娜宣布,我们将要去当地的汽车旅馆开一个房间,如果我明天早上有课,就翘掉吧。

  我们开了一个朝西的房间,刚关上门,戴安娜的脸便立刻拉了下来。「脱光。」她命令,「全脱光,刚才我说过你必须把自己完全暴露给我,现在你有机会了。」
  她在床沿上坐下,盯着我,等待我开始。我用颤抖的手脱掉了所有的上衣,戴安娜满意的点了点头,鼓励我继续,直到我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正如我曾经所说,我不是个肌肉男,但也绝不是长着啤酒肚的讨人嫌。我的皮肤比普通人要光滑,因为长期看那些femdom题材的杂志,我早就剃光了体毛。戴安娜看上去很满意。

  「跪下,凯文。」我服从了,「你必须清楚,取悦我是你的职责,至于时间的长短也要完全由我来决定。我不知道你舌头的技能怎么样,但我们会慢慢发现。如果你不擅长,我相信我能教会你。实践出完美。」戴安娜开始向我展示她美丽的躯体。她脱掉衣服,只剩下黑色胸罩和白色内裤。她指了指胯下,说:「你要亲吻和爱抚这里,一直到我告诉你停下。首先用嘴唇,然后舌头。我不喜欢自己脱内裤,所以你得用脸把它移开。我得提醒你,刚开始你可能觉得我很温柔,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比看上去要粗暴得多。这也是我喜欢身体较瘦小的情人的原因。」

  我跪着爬向戴安娜。我用鼻子挪开她的内裤,开始亲吻和爱抚她的身体,戴安娜用双手轻轻的抱住我的头,引导我该怎么做。她给了我急需的鼓励和指导。大约10分钟后,她下令,「脱掉它,用你的牙齿,不要用手。」这段时间是尴尬的几分钟,我笨拙的试图用牙齿脱掉她的内裤,但一旦完成,她便更用力的抱住了我的头,把它放回原处。她甚至揪住了我的头发。几分钟后,她用美丽而有力的长腿夹住了我的脑袋,就算我想逃跑,现在也来不及了。她接近高潮的信号明晰无比——她的大腿迸发出巨大的力量,压迫着我的头。我无法呼吸,因为她的阴唇对我的鼻子和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密封,虽然很不情愿,但求生的欲望让我开始反抗,不过那是徒劳的,戴安娜比我强大得多,轻松的粉碎了我的斗争。「现在别想停止!」我听到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的挣扎似乎激发着戴安娜,因为在我为了生存大声喘息和呼救,发出巨大的呜咽声时,她高潮了,长久而猛烈。

  戴安娜放开了我,躺了下来。我倒在地上,大口呼吸。她坐了起来,弯下腰,「喔,凯文,对一个初学者来说你很不错。」「我……我……刚才我以为我马上就撑不下去了。」我大声喘着气说。她笑了笑,捏起我的鼻子,「慢慢习惯!」
  然后,戴安娜示意我爬上床。「趴在我的大腿上,屁股翘起来。」我服从之后,她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扭到背后。「虽然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犯错,凯文,但我需要让你提前知道惹我不高兴会有什么后果。通常情况下惩罚只会在你犯错误之后才会发生,但是,如果你想要当我的情人,就必须清楚,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在任何时候随心所欲的惩罚你。」她开始打我的屁股,很用力,啪啪的响声几乎能让隔壁听到,「这是我们关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凯文,如果你愿意接受它,我们就将继续。如果你不能,最好现在就说出来,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她一边说一边用力拍打我的屁股。我的鸡鸡已经硬如磐石,虽然我经常幻想这类场景,但真正经历时却无法享受。可是我相信,在这个漂亮,性感,强势的女人的带领下,我会很快对它上瘾。

  「现在躺下来,抬起手,分开腿。」打过大概30下之后,她命令。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堆绳子,把我的四肢捆在4个床架上。然后,她用力拍打我的脸。「凯文,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必须服从我的每一个命令,你的顺从必须是全面的和彻底的。就算在外面,我们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也要由我来决定,在任何时候你都要对我保持尊重。我不会命令你去做太让人为难的事,但你不能在我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大男子主义。如果我在最后一分钟叫你出去,你就必须取消所有的既定安排,跑过来陪我,明白了吗?」

  「是,夫人,」我很自然的回答,「我喜欢,凯文,但在一起的时候你最好叫我主人,清楚了吗?」「是,主人!」我大声回答。

  她解开胸罩,露出一对运动员的乳房,不是太大,但绝对有弹性。她弯下腰,命令我吸她的乳头。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但随着她的激情开始恢复,她再次让我窒息。她简单调整了一下身体的方位,然后用乳房堵住了我的鼻子和嘴。在外人看来这好像是一个深情拥抱,但对我来说并不好受。她的两只手用力压着我的后脑勺,腹股沟同时猛烈的摩擦我的大腿。她变得越兴奋,乳房就贴得越紧,直到截断了所有的空气来源。经过了难受的一分钟,她微微松开肉体,让我抓紧时间深吸一口气。接下来是一个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拥抱,我的眼睛开始冒出金星的时候,她才再次松开对我的控制。接着她又重复了几次,我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被她摇来摇去。在害怕的同时,我也保持着强烈的兴奋,我的鸡鸡随时都会爆炸。我乞求戴安娜——我的主人——的怜悯,求她给我一些救济,但她只是简单的对我说,「闭嘴。」

  第二次高潮之后,戴安娜把我从床上解开,但马上又重新把我的手捆在背后,双腿并拢捆起脚裸。她命令我趴在她的胸口,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依然没有获得释放,鸡鸡难受的顶着床单。「别担心,凯文,」她伸出手抓起我的鸡鸡,「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保证离开这个房间时你再也不是处男。」

  「谢谢你,主人。」我的脸贴紧她的乳房,大口呼吸她的体味。

  我们闲聊了10到15分钟,戴安娜问起我身上的几个疤痕的来历,同时也讲了一下她的陈年往事,最后,她的热情终于回归。

  「过去那边,凯文,」她指着床的下半部,我艰难的蠕动身体,双腿吊在床脚,到达她满意的位置。她轻松的分开双腿,从我的角度,她的身体占据了全部视线。她撅起嘴唇,微微一笑,指着她的下体,然后对着我勾了勾手指。

  我艰难的蠕动着身体,试图够到她的阴户,我笨拙的动作把她逗乐了。我的舌头刚刚能碰到阴唇,她便立刻把双脚搭上了我的肩膀,大腿发达的肌肉完全包裹住了我的脑袋。在她大腿的压力下,我的头连一英寸也无法移动,甚至连声音也不能听到太多。随着我的舌头开始取悦她,她也开始收紧大腿。

  刚才的压力跟现在比起来就像小儿科。就在我不舒服到极点的时候,她突然放开了腿,看着我的眼睛说:「继续!」她向下推动屁股,让我的脸回到她的阴部,大腿再次像老虎钳一样夹住我的头。我重复经历着这一过程,夹紧,放松。但在接近高潮时,她没有给我机会舒缓压力,而是给了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以承受的压力。她大声呻吟,大腿夹得如此之紧,以至于当她随着高潮抬起屁股时,我的整个脑袋和胸口也被她抬了起来。我的脑袋就像已经爆炸,甚至连她高潮时的尖叫也没有听到。

  随着意识逐渐回归,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剧烈头痛,就像宿醉时被人用冷水泼醒。戴安娜递给我一杯水。「谢谢你,主人。」她拍了拍我的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碎颅」这个绰号的具体含义。「我希望你能快点恢复,因为我还没有玩够。」

  「可是我的头好痛,主人,」我回答,「我觉得一下子恢复不过来。」她冷酷的盯着我。她跨过我的胸口,帮我翻过身,慢慢下移,下体停在我半硬的鸡鸡上。「也许这个能马上治好你。」她用手抚摸我的鸡鸡,让它恢复硬度。然后,她的身体向下。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巨大的幸福,可惜的是,那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自然无法持久。我几乎是「秒射」,绝对没有坚持到1分钟。不过戴安娜并没有嘲笑或者责备,很显然她早就预料到了这点。
                结束

  我成了戴安娜的新情人。我的兼职工作要耗去大量时间,平常我们并没有太多功夫相会。但每到周末,我们便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情人。我努力尝试尽可能久的忍受她的「碎颅」式性爱,但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现在,我们的同窗都知道了我们在一起约会,但我从来没有告诉别人细节。当我第一次对乔治说起时,他以为我在开玩笑,然后,他问起了细节,「难道我没有警告过你吗?」我的回答总是相同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的关系很正常,我很喜欢她,造她的谣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戴安娜听说了整件事,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下次聚在一起激烈的做爱之后,她在我耳边低声说:「我没看错你,你是一个绅士。」

  当然,我对乔治说的全是谎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